首页 > 创业

美国为什么可以管理外国企业?“长臂管辖权”究竟从何而来?

最近,中国又有一批科技公司进入美国的贸易管制实体名单,禁止与美国企业合作,其中包括商汤科技、科大讯飞等知名科技企业。从名单来看,被列入的中国企业主要集中在人工智能和数据领域。

美国限制中国企业跟美国企业合作,已经不是新鲜事了。前阵子华为事件,闹得不可开交。可能很多人有疑问,美国政府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权力,可以限制和调查外国企业呢?

这涉及到一个法律概念,叫做“长臂管辖权”。指的是一个国家可以根据自己本国的法律,对其他国家的商业机构行使管辖的权力,其中就包括对外国企业展开调查。

今天,我们就来聊聊这个长臂管辖权。

长臂管辖从何来?

长臂管辖权本来是美国民事诉讼法里的概念,让美国一个州的法律,去管州外的企业。现在这个法律思维,被频繁用在管理国际贸易和跨境业务上。

而且,不止美国在用,欧盟也在用。2018年,欧盟推出史上最严格的数据保护法。条例里面规定,对于互联网公司,即便在欧盟没有办公室,但只要用户里有欧盟国家的公民,就得遵循欧盟的数据保护规定。这也是长臂管辖,在今年年初,谷歌因为违反了欧盟的数据法,被罚了5000万欧元。

按以往来看,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想要施加国际影响力,靠的主要是政治、经济以及军事手段。但现在又增加了一个维度,就是法律手段。那长臂管辖这样的法律手段,是怎么形成的呢?它的法律依据又是什么呢?

长臂管辖权起源于1945年,美国最高法院处理的一个案子。当时,美国华盛顿州把一家国际鞋业公司告上法庭,起因是凡是把华盛顿州作为营业地公司,都要缴纳一类用于失业保障金的税款。

国际鞋业公司在华盛顿州确实有十几个业务员,但这家公司声称业务员没有办公室,不拿固定工资只有提成,卖出去的鞋都是从另一个州直接发货到客户手里。综合这些因素,国际鞋业公司认为,这不算在华盛顿州有营业地,所以不需要缴纳规定的税款。

但华盛顿州可不这么看,这个案件最后打到最高法院,最高法院判定,华盛顿州胜诉。

那这个民事诉讼案,跟长臂管辖权又有什么关系呢?

最低限度联系

在这一个案件里,最高法院确立了一个能让长臂管辖权成立的法律原则,叫做最低限度联系。

最高法院判定国际鞋业公司需要交税的理由,是一个企业跟一个州有最低限度联系,那么就可以被这个州的法律管辖,这是合理的。什么是最低限度联系?就是一个企业在一个州有联系商业活动。

于是,最高法院通过这个案例,制定了长臂管辖的规则。在制定规则的时候,还要刻意模糊,因为法律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,不能过时。

后来,美国经历一系列案例,给最低限度联系赋予新含义,巩固长臂管辖权的法律基础。1955年,美国伊利诺伊州推出《长臂管辖权法》,是全世界最早的长臂管辖权。

那长臂管辖权,又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一种国际武器呢?

这个转折点发生在1977年,当时美国国会通过一部新法律,叫做《反海外腐败法》,主要目的是禁止美国企业在海外通过贿赂的方式操纵贸易和市场。美国的司法部发现,美国的军火公司洛克希德为了出售自家战斗机,向意大利和沙特等国家的政客行贿几千万美元。

显然,这部法律最初是为了禁止美国公司行贿。不过,这条法律的运用后来不止管理美国公司,还管理其他公司,只要这些公司跟美国有最低限度联系。

2008年,德国西门子公司涉嫌向政府官员行贿,被美国和德国立案调查。据查,行贿规模惊人,总计超过290个项目和销售向各国政府官员行贿,涉及到的国家有委内瑞拉、以色列、阿根廷、越南、俄罗斯、墨西哥等国家。这个案子最终,西门子跟美国达成8亿美元的和解方案。

在西门子被告的高管中,没有一个是美国人,西门子行贿的钱,也没有一分是付给美国机构的。但是西门子是在美国上市的,所以受到美国法律的管制。毕竟在一个国家的资本市场拿钱,遵守他们的法律是情有可原。

不过,即便你不是在美国上市,还有其他条件能让你的企业满足最低限度联系。比如你使用美国公司的支付工具完成付款,或者用美元计价来签订合同,都可能进入《反海外腐败法》的管辖范围。

2011年,一家匈牙利电信公司被美国开了几百万美元罚单,因为这家公司在黑山和马其顿有过腐败行为。而美国的理由是,这家公司一个高管发了一封涉及腐败细节的邮件,电邮的服务器设立在美国,构成最低限度联系。最后这家公司只好认罚。

你可能会觉得,这家公司怎么这么傻,这样赔钱给美国也太不公平了,干脆就不认罚。其实,面对美国,不认罚的后果,就很严重了。

美国可以禁止这家公司到美国境内做生意,禁止美国供应商向他们出口,禁止他们使用美元结算。这样的惩罚性措施,很可能会给一家做国际贸易的公司毁灭性的打击。

管辖范围广

我们今天依然是处于“美元霸权”时代,美国能伸长胳膊到处管事,确实是事实。

长臂管辖的范畴,还不仅仅是行贿。还有另外两个法案,也是美国在全球行使长臂管辖的法律基础,一个叫《出口管制条例》,一个叫“萨班斯法案”。这两个法案跟《反海外腐败法》,在法律圈子里并称为“三大金刚”。

《出口管制条例》规定的是,任何企业不能把美国生产的管制设备,比如军事武器,出口到美国禁运的国家,像伊朗或者朝鲜。该条例管辖的还不仅是卖方和买方,就连中间的运输公司、货运代理人、收货人,以及涉事方其他活动的代理人,都在管辖范围内。一旦违反,剥夺出口权、禁止从事相关行业,严重的可能还要面临刑事责任。

另一个法案,萨班斯法案,管的是上市公司的管理架构。法案中有一个著名的404条款,说的是,凡在美国上市的公司,不管业务地在哪里,必须设立独立的会计监督委员会和内部风控体系,公司的CEO和CFO还必须对财报的真实性进行宣誓。

每家美国企业遵守法案的平均成本,每年超过460万美元,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,为了达到标准支付给中介的费用,每年也有上亿美元。

除此之外,进入互联网时代,长臂管辖也伸进了数据和信息领域。2018年3月,美国推出了“云法案”,这条法案实现的效果是,不管数据是在哪产生的,但只要数据到了美国的数据控制者手里,美国政府在默认情况下就能直接从全球各地调取。

这条法案的背景也有点曲折,是边审边立法,审的是巨头微软。微软被美国的FBI要求,把他们在爱尔兰的数据提供给美国政府,因为这个数据涉及到一个贩毒案子。可是微软拒绝了,因为这么干会触犯爱尔兰的法律,而且当时的美国关于数据的法律,也不覆盖美国公司在国外的服务器。

因为这个事,微软跟美国政府打到了最高法院。在审理期间,美国国会通过了“云法案”。这么一来,美国政府对获得数据的要求就合法了,最高法院于是宣布微软败诉。

以上,就是关于长臂管辖权的由来。美国法院从最低限度联系这个规则出发,把长臂管辖权从跨州的权力逐渐扩充为跨过的权力。这种霸王条款,你没办法硬碰硬,只有想办法去应对。

以前国家之间的博弈,靠经济和军事手段,现在又多了规则的制定,就是法律手段。如果想要取得优势,就必须做出改变。当然,这个改变不是粗暴的制定自己的规则,而是利用新机会掌握制定新规则的权力。

参考来源:《美国的“长臂管辖”到底有多长?》 邵衡